<small id="33b87"></small>

<listing id="33b87"></listing>

    <tt id="33b87"><ol id="33b87"></ol></tt>

    <listing id="33b87"><cite id="33b87"></cite></listing>
    <listing id="33b87"><menu id="33b87"></menu></listing>
    <tt id="33b87"><button id="33b87"><td id="33b87"></td></button></tt>

    <tt id="33b87"><button id="33b87"><span id="33b87"></span></button></tt>
    <listing id="33b87"><menu id="33b87"></menu></listing>
    <label id="33b87"><ruby id="33b87"></ruby></label>
  1. <big id="33b87"></big>

      <listing id="33b87"></listing>

      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公檢法 > 正文

      內蒙古“紙面服刑”15年案件:當地公安局局長稱追責還不夠

        當地公安局局長盧文鋒坦言,“我們也追責了一部分干警,包括一些干部,但是在整個這起案件中,我個人認為追責不夠,有些違法犯罪的人員還沒有被繩之以法,這是下一步咱們紀委監委,包括相關部門,要開展工作的一個重點。”

        犯故意殺人罪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卻僅在“紙面服刑”,并未入獄。此后又得以入黨、當選嘎查達(注:嘎查達即村主任),甚至當選旗人大代表。此案件近來引起社會廣泛關注。目前,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政法委牽頭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已抵達呼倫貝爾市重新全面核查、調查該案,但這起案件背后,一系列疑團仍有待解開……

        “紙面服刑”15年竟還拿到了“刑滿釋放證明書”

        一份原呼倫貝爾盟中級人民法院(注:現為呼倫貝爾市中級人民法院)1993年6月9日的刑事判決書顯示,1992年5月12日20時許,因發生口角,未滿18周歲的巴圖孟和捅了未滿19周歲的白永春3刀。巴圖孟和將其送醫后,前往派出所自首。白永春因心臟破裂導致的大出血而死亡。

        法院判決被告人巴圖孟和犯故意殺人罪,判處有期徒刑15年,剝奪政治權利2年。判決生效后,按正常程序,罪犯巴圖孟和應從被羈押的陳巴爾虎旗公安局看守所,投送到監獄服刑。

        然而,巴圖孟和實際上并未被投監服刑。“巴圖孟和連一天牢也沒坐過!”被害人白永春的母親韓杰氣憤地說。

        記者多方采訪核實了解到,法院判決后,巴圖孟和以“全身水腫、尿血”為由前往醫院檢查。就醫后,他的母親、姑父為其辦理了保外就醫手續,并成為擔保人。據多名當事人回憶,這份手續上,有數名當地時任政法機關主要負責人的簽字。

        就這樣,巴圖孟和從陳巴爾虎旗公安局看守所“重獲自由”。此后,巴圖孟和也未按保外就醫規定,向戶籍地公安派出所報到并接受管理。

        2007年5月13日,也就是當年案發之后15年整,巴圖孟和與母親再次來到陳巴爾虎旗公安局看守所。他們提供了一份當年的判決書,而看守所的一名內勤人員,則為其開具了刑滿釋放證明書,并加蓋公章。

        就這樣,一天牢也沒坐過的巴圖孟和在紙面上“服”完了15年的刑期。

        “出現這種案件,確實讓人震驚”

        2007年“刑滿釋放”的巴圖孟和開始活躍起來。先當上了嘎查(村)會計,后又當選嘎查達,接著又入黨、當選旗人大代表。

        而受害人白永春的母親韓杰,則持續不斷地反映巴圖孟和的有關問題。2016年,韓杰長期反映的情況,終于引起陳巴爾虎旗公安局時任領導的注意。

        陳巴爾虎旗副旗長、公安局局長盧文鋒說,得到這個情況以后,時任公安局局長哈斯巴根、政委石宏杉高度重視,“因為很震驚,在當時的法治環境下能出現這種案件,確實讓人震驚。”

        “經過初查一看,這事是真的,然后馬上就成立了專案組進行調查。后來局黨委認為案件應該提格辦理,2017年1月4日,當時的局黨委開會決定,由政委石宏杉擔任組長,來偵破這個案子。”盧文鋒說。

        2017年4月7日,陳巴爾虎旗人民檢察院向陳巴爾虎旗公安局下達將巴圖孟和收監執行刑罰的檢察建議書;4月10日,呼倫貝爾市中級人民法院決定對巴圖孟和進行收監。

        “巴圖孟和被收監之后,他所在嘎查的36名群眾,第三天就到旗公安局舉報。”盧文鋒說,“他們聯名舉巴圖孟和任嘎查達時,貪污侵吞集體財產。”

        后經調查,巴圖孟和任嘎查達期間,騙取草原生態獎補資金24.5萬余元,并指使他人虛列獎補資金發放表,侵吞嘎查集體草場草原生態獎補資金28.2萬余元。

        陳巴爾虎旗人民法院2018年6月14日的一份刑事判決書顯示,被告人巴圖孟和因犯貪污罪,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由于此前巴圖孟和所犯故意殺人罪并未服刑,法院決定對巴圖孟和所犯故意殺人罪、貪污罪數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15年(刑期自2017年4月11日至2032年4月10日),并處罰金20萬元,剝奪政治權利2年。

        正義雖然來臨 真相仍待揭穿

        巴圖孟和終于為自己的犯罪行為付出了代價。然而,對于失去兒子的母親韓杰而言,事情遠未畫上句號。

        “快30年了,我啥都沒干,就是一直為小兒子討公道。”韓杰說,現在罪犯服刑了,但當年到底是誰把他釋放了?到底誰來為此承擔責任?“希望有關部門能查清楚這些問題,這也是我作為一名母親最后的期盼。”

        陳巴爾虎旗公安局政委石宏杉表示,在公安機關看守所留所服刑的,刑期是一年以下的,要確實有重大疾病,不采取保外就醫的形式就有可能出現死亡的,才可以辦理保外就醫。

        巴圖孟和被判處15年有期徒刑,1993年8月28日,原呼倫貝爾盟中級人民法院已經下達了執行通知書,應把他送到監獄執行刑罰,但是陳巴爾虎旗公安局卻于1993年9月28日,給巴圖孟和辦理了保外就醫。“這是嚴重違反法律規定的。因為他是15年的重刑犯,旗公安局和看守所無權對他辦理保外就醫手續。”石宏杉說。

        盧文鋒坦言,“我們也追責了一部分干警,包括一些干部,但是在整個這起案件中,我個人認為追責不夠,有些違法犯罪的人員還沒有被繩之以法,這是下一步咱們紀委監委,包括相關部門,要開展工作的一個重點。”

        一系列疑問仍有待解答:為何當年的保外就醫手續實現了類似“一次開具,終生有效”的效果?為何無人對保外就醫的罪犯跟蹤管理?為何從未服刑的罪犯能順利拿到“刑滿釋放證明書”?這些問題都有待徹查。

        目前,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政法委牽頭,聯合紀委監委、法院、檢察、公安、司法、監獄等相關部門組成的聯合工作組,已抵達呼倫貝爾市開展工作。呼倫貝爾市委政法委有關負責人表示,目前該市也已成立工作專班,重新全面核查、調查該案。

        上述兩級政法部門表示,將堅決查清有關問題,還被害人以公道。調查結束后,將及時向社會公布有關情況,依紀依法嚴肅追究有關人員責任,回應社會關切。 (編輯:RMAQW)

          標簽:
      成长视频在线观看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