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ll id="33b87"></small>

<listing id="33b87"></listing>

    <tt id="33b87"><ol id="33b87"></ol></tt>

    <listing id="33b87"><cite id="33b87"></cite></listing>
    <listing id="33b87"><menu id="33b87"></menu></listing>
    <tt id="33b87"><button id="33b87"><td id="33b87"></td></button></tt>

    <tt id="33b87"><button id="33b87"><span id="33b87"></span></button></tt>
    <listing id="33b87"><menu id="33b87"></menu></listing>
    <label id="33b87"><ruby id="33b87"></ruby></label>
  1. <big id="33b87"></big>

      <listing id="33b87"></listing>

      人民安全網首頁 |  論壇   視頻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頁 > 安全 > 國土 > 正文

      多城邁入“無縣時代”:10年減少141個縣,四大一線城市全部無縣化

        記者梳理發現,在四大一線城市和15座新一線城市中,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武漢、天津、南京、東莞、佛山這9城都已進入“無縣時代”。

        2000多年來,縣級行政中心始終是歷朝歷代最穩定的基層政權組織,在國家治理中占有重要地位。

        近些年來,縣制“歷久不衰”的局面卻在發生變化,縣數快速銳減,市轄區數量卻在增長。民政部數據顯示,2009年底,中國尚有1464個縣,855個市轄區,2019年末,已縮減至1323個縣,市轄區數量卻增至965個。過去十年間,全國共撤銷了141個縣,同期增加了110個市轄區。

        最近,全國范圍內的撤縣(市)設區再提速。據記者統計,6月19日至今短短幾日,長春、成都、煙臺、邢臺四城先后獲國務院同意批準撤縣(市)設區。

        作為中國推進城市化的領頭軍,超大、特大城市亦率先步入“無縣時代”,四大一線城市以及武漢、南京等新一線城市早已實現“無縣化”。另外,一些大城市盡管仍管轄少量的縣,逐步向“無縣”狀態靠攏的意味亦相當明顯。

        目前,中國的重點城市中有哪些已經邁入“無縣時代”?在當前加快培育都市圈、做大做強中心城市的背景之下,轄區“無縣化”到底意味著什么?

        “無縣城市”持續擴容

        記者梳理發現,在四大一線城市和15座新一線城市中,北京、上海、廣州、深圳、武漢、天津、南京、東莞、佛山這9城都已進入“無縣時代”。

        從20世紀90年代以來,部分城市開始推進撤縣(市)設區。以武漢為例,1992年、1995年和1998年,分別經國務院同意批準撤銷漢陽縣、武昌縣、新洲縣和黃陂縣,并設立蔡甸區、江夏區、新洲區和黃陂區,20世紀90年代末就實現“無縣化”。

        2011年,全國范圍內的撤縣(市)設區步伐明顯加快,并在2016年迎來小高峰。2016年,全國市轄區數量暴增33個,縣數量減少31個。

        多位受訪專家在接受采訪時指出,“無縣化”背后的根本推動力是中國不斷加快的城鎮化進程,也是城鎮之間聯系不斷緊密的結果。

        “這是在都市圈背景之下統一規劃、統一建設的要求決定的。縣作為獨立的行政單元,不利于整個區域的融合發展。”華南城市研究會副會長孫不熟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里,中國的區域經濟格局都是由縣域經濟主導,如今已進入發展城市群和中心城市的城市化階段,其背后是從第二產業轉向第三產業主導的產業結構變革。

        民銀智庫宏觀區域研究團隊負責人應習文認為,縣是與農村經濟社會形態相適應的行政區劃建制,區則是與城市經濟社會相適應的行政區劃建制。隨著城鎮化進程不斷加速,農村人口市民化的需求不斷增長,縣的農村經濟形態減弱而城市經濟形態增強,就會產生撤縣立市和撤縣設區兩種需求。

        “如果縣與地級市關系更為密切、發展協同性更好,自然會推動撤縣設區。如果縣與地級市距離較遠、協同不足,就可能采取撤縣立市的方案。”應習文解釋道。

        警惕盲目撤縣設區

        推進“無縣化”雖然會帶來頗多利好,但仍需警惕不合理的撤縣(市)設區可能導致“消化不良”。

        2000年12月,江寧縣撤銷并設南京市江寧區。自此江寧區的經濟發展“一路開掛”,20年后已成長為南京第一“經濟強區”,GDP從2000年的不足百億元增長到2019年的2400億元,超過眾多國內地級市的GDP總額。2019年江寧獲批江蘇省推進高質量發展先進區,營商環境綜合評價位居江蘇全省第二。

        撤縣(市)設區將給被撤銷的縣(市)和管轄城市分別帶來哪些影響?應習文認為,對縣(市)來說,撤縣(市)設區后地方行政級別提升,可以享受到市里的經濟輻射與帶動作用,帶來農村人口市民化、區域一體化協同發展、基礎設施建設加快,公共服務水平提升等諸多好處。

        “2015年增城市撤銷并設增城區,兩年之后廣州就把地鐵修了過去。如果沒有撤縣(市)設區,很難想象通地鐵的動作能這樣迅速。”孫不熟說。

        對市來說,撤縣(市)設區后全市的經濟總量、土地、人口、空間資源都將進一步提升。“地級市在省里的重要性與話語權提高,包括地鐵等基建的審批資質更容易達標。”應習文認為,這些都將增加對原有縣市資源的統一調配能力,區域經濟發展更能發揮協同效應。

        需要指出的是,一味追求撤縣(市)設區有可能導致“消化不良”,政策也切忌“一刀切”。

        在應習文看來,適合撤縣(市)設區的情況包括幾種,例如縣(市)與地級市距離較近、特別是城區部分已逐步相連,或者兩地之間經濟聯系已經較為緊密、產業互補協同效應較強,都適合撤縣(市)設區。

        “總體上看,兩地大體上是‘市強縣弱’的格局,撤縣(市)設區比較利于資源整合和協同發展。如果是‘市縣等強’甚至‘市弱縣強’,那么撤縣立市會更適合。這種情況下撤縣設區,雙方缺乏認同感,阻力就會比較大。”孫不熟說。(編輯:RMAQW)

          標簽:
      成长视频在线观看免费